蚀骨

爱你,却痛到骨子里。

【晓薛】黑猫爱糖果

 

* cp:晓薛  人类晓×黑猫洋

* ooc

* 很乱,视角到处换

* 现代

* 传说中的猫耳play?!【大误!】

* 甜虐......看下去就知道了

-------------
【晓星尘视角】
我叫晓星尘

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兼某餐馆的服务员

有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一只猫------

【第三视角】
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晓星尘刚打完工,看到外面的天气,一边收拾一边庆幸自己带了伞,与好友道别后便往家的方向赶。【晓:家里的衣服还晾着没收啊!!】

晓星尘走到一个巷子口时,突然闻到一股血的味道,晓星尘皱了皱眉,往小巷口看了一眼,发现不远的垃圾桶前有一片血迹,晓星尘急忙走过去,看到了在垃圾桶旁边蜷缩的一只黑猫。它的毛被雨滴软搭下来,身上有着正流血的伤痕,看起来非常让人心疼。

晓星尘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黑猫发抖的身体,体温偏低。晓星尘扔掉伞快速的抱起黑猫往宠物医院跑去。

晓星尘没看见,怀里的那只黑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同样也没看见黑猫眼里的一丝恨意。

---------------

【晓星尘视角】
我把它送到最近的一家宠物医院,看着它被包扎时除了颤抖以外没有任何动作,我甚至没看到它的眼睛眨一下,很担心。

我从兽医手里接过被包成木乃伊【划】木乃猫的它,听完兽医的注意事项买了药便把它带回家。

【第三视角】
到家,晓星尘把猫轻轻放在沙发上,给它盖了个小被子【其实就是毛巾】,突然晓星尘呆了一下,想到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衣服!!!

晓星尘风风火火【?】的跑到阳台上,看着在滴水的衣服,无奈的叹了口气

最终还是慢了

晓星尘拉上门,走进卧室拿好衣服去洗澡。

沙发上的猫在晓星尘进浴室的几分钟之后转醒------

【薛洋视角】
我叫薛洋

是一只猫妖,平时以猫的身份出来浪。

最近还真是倒霉,出门找个食物遇上了一个“守株待兔”的人类,一时大意中了他的陷阱,好不容易逃出来,虽然中途晕【?】了一会但是睁眼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什么鬼?!时空错乱?我穿越了?开什么玩笑!

等等

我脑子里好像还有一张人类的脸...

所以这是人类的房子...

mmp好不容易从一个人类的手里逃出来又掉进另一个人类手里??!

一只心情复杂甚至想打人的薛洋喵

【第三人称】
晓星尘边擦着未干的头发,边向沙发走去,走到沙发面前,看着猫闭着的眼睛

“还没醒啊...”

晓星尘摸了摸猫,走向厨房,想着时间,就做了一碗蛋炒饭,这蛋炒饭一出锅,香味弥漫了差不多整个厨房,也飘散到了客厅--猫正躺着的地方。

猫本就有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也就喝了些水活了下来,一闻到香味,肚子很不应景的叫了起来

猫:“咕---”

猫用自己的爪子小幅度的捂眼

刚从厨房出来的晓星尘:“.......”

这声说大不大,说小也挺小,反正,晓星尘听见了。

晓星尘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薛洋尴尬的睁开眼,装作刚醒的样子,看到桌上那香味的来源眼睛都发直了【虽然看不出】瞥一眼旁边的晓星尘马上转脸对晓星尘呲牙,看起来很凶的样子。

晓星尘:...为什么我感觉这只猫有点傻,又...傻得可爱...?

晓星尘在冰箱拿出牛奶倒在一个碗里,走到薛洋面前放下。

薛洋扭头瞥一眼牛奶,又扭回去。

我是妖我怎么可能喝这种玩意!

【但是晓星尘不知道你是妖啊】

这只猫还挑食?

晓星尘看薛洋一脸不屑的样子,无奈的端起桌上那碗饭放到薛洋面前,看薛洋一脸想吃又动不了的样子,笑了出来

“噗..”

笑笑笑笑什么啊再笑咬你哦!

薛洋给了晓星尘一个白眼

这只猫还会白眼?

晓星尘对于薛洋的白眼没什么反应,反抱起薛洋放腿上,自己去厨房拿勺子喂它。

薛洋表示这饭味道不错我就不计较刚刚的事了。

晓星尘感觉自己以后可能得养一个小祖宗了。

-------TBC-----

* 有没有感觉很乱哈哈哈我也感觉很乱,思维好像给打混了。

* 关于薛洋的恨意嗯...后面会写的,为啥突然不防备道长了....可能是心里的无防备吧别在意这些细节【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晓薛】什么是灵魂伴侣?

* 突然发现的梗,就很想写

* 晓薛,后面可能略薛晓

* 现代设定

* 甜?虐?看你们

* 依旧渣

------------

--什么是灵魂伴侣?

薛洋问过这么一个问题。

--他...就像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又不只是这样。

薛洋喜欢晓星尘,但晓星尘不知道。

--他是这个世界上比任何人都要懂你的人。

薛洋看着面前黑色难闻的药,捂住鼻子,转头看看四周,没人,薛洋笑了一下,刚准备动作就听到那熟悉的嗓音。

“阿洋,不能把药倒掉,得好好吃药。”

薛洋抖了一下,转头看见晓星尘微笑的看着自己。

“啊....哈哈哈我没有把药倒掉啦我刚正想喝来着哈哈哈”

薛洋干笑的想把这事给糊弄过去。

我还不了解你吗。晓星尘叹了口气,坐在薛洋旁边。

“喝吧,我看着你喝。”

薛洋委屈的看了晓星尘一眼,眼睛一闭,捏住鼻子,一副豁出去的表情把药喝完。

薛洋放下碗,想抱怨那药,突然感觉到嘴里甜甜的,虽然没把药的味道给抹除但消散了一点。

薛洋看着晓星尘收回的手

“苦的话吃糖,不够还有。”

--他是那个让你想要变得更好的人。

薛洋看着名字排第一的晓星尘的名字,过一会,向下看,看到自己排倒数的名字,顿时发奋,为了和那个人一起...

--事实上让你变得更好的人,是你自己

--因为有他一直支持你。

薛洋看着正在给自己补课的晓星尘,不禁出神。

晓星尘拍打一下薛洋的头,薛洋回过神,暗骂自己没用

“别走神,好好听。”

薛洋揉了揉被打的部分,做出认真的表情看题。

晓星尘看到薛洋揉自己刚刚打的部分,伸手揉薛洋头,似安抚又似宠溺

薛洋感受着晓星尘的动作,脸慢慢低下,听着晓星尘讲课。在晓星尘看不到的地方,薛洋脸红的不知所措。

完了,更听不进去了。

--他是一个把你永远挂念在心的人

薛洋看到晓星尘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跑过去

“班长我来帮你吧!”

晓星尘看着薛洋温柔的笑了一下

“那你切菜吧,小心点。”

“好。”

薛洋拿起刀,慢慢切着手中的土豆,即使切的大小不均匀。

“嘶---”

薛洋猛吸一口气,看着食指被切到的地方慢慢流出血,没反应。

晓星尘听到薛洋的吸气声,快速跑到薛洋旁边,看着薛洋受伤的手,竟抓住薛洋的手含住吸吮。

薛洋看着晓星尘的动作,一股热气涌到脸上,薛洋感觉自己快被烫坏了。

过一会,晓星尘松开嘴,用清水清洗了薛洋的手,把他拉到放急救箱的房间里

“不是说了小心点吗,怎么还是受伤了!”

晓星尘一边给薛洋贴创可贴,一边指责

“我不是故意的...”

晓星尘看薛洋委屈认错的表情,无奈的叹口气

“以后这种事我来吧。”

“不想再看见你受伤了。”

--他是那个……那个懂你,接受你并且……并且相信你的人,在其他人相信你之前,在没有人会相信你时。

“薛洋...这人...是你杀的...?”

“不是...不是我...晓星尘你相信我好吗,真的不是我...”

薛洋绝望的摇头说道,为什么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现在连自己最喜欢的班长也...

“薛洋...你太让我失望了!”

在薛洋被带走的时候,他听见晓星尘对他说的这句话,心像被扎了一样,他看到晓星尘的眼里,只有痛苦和悔恨...

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一点呢...一点也好...

薛洋在监狱里蜷缩成一团,被监狱的冷风吹的发抖。

突然,他听见监狱门开了的声音,他抬眼一看,瞬间睁大了眼睛

晓星尘...为什么还要来...

“阿洋!”

晓星尘看到薛洋的样子,急忙跑过去,脱下外衣盖在薛洋身上,紧紧抱住他

薛洋什么都没有说,就是静静的仍他抱

晓星尘不信他,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阿洋,对不起...我是迫不得已才这么说的。”

薛洋身子僵了一下

“那个人说,如果我不这样说,他会杀了你,和你的家人【设定薛洋有个妹妹是阿菁】我不说,你们现在就...”

薛洋的感觉自己鼻子很酸

“我信你,一直都是...那个人现在被抓了,你无罪了,我来带你回家。”

薛洋抓紧晓星尘的衣服,控制不住的哭起来。晓星尘轻柔的摸薛洋的头,说着

“没事了...”

--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永远爱着他

“阿洋!!!”

薛洋被一股力一推,往前倒去,他转头看到晓星尘对他一笑,他刚想说什么,晓星尘就被一辆车撞飞,生气的话语全部卡在喉咙

“晓...星尘....?”

薛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却双手双脚并用的向晓星尘爬去,他拨开围观的群众,看到的是一地血和躺在血泊中的,奄奄一息的晓星尘。

薛洋快速的爬过去,像上次他抱着自己一样抱着他

“阿洋...?”

“我在...我在...”

“你没事...太好了...”

“是啊,是啊,我没事,所以你也得没事!120!愣着干嘛快打120啊!晓星尘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晓星尘轻笑了一下

“阿洋...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说好吗,别说话了留点力气。”

晓星尘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说起来

“阿洋...我......”

薛洋眼瞳收缩,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怀里人没了气息

“晓...星尘...”

“喂,晓星尘这一点都不好玩..”

“你醒醒...我还没回答你呢你怎么甘心就这么走啊!”

“晓星尘!!”

天下起了雨,冷冷的打在薛洋的身上,薛洋沉默的背起晓星尘

“晓星尘...我们...回家...”

【我喜欢你,一直...一直...都是...】

--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薛洋把晓星尘小心的放在床上,抚摸晓星尘好看的脸,沾满血的衣服早已被薛洋换下,薛洋给晓星尘穿了一身白衣服,帅气,纯净,只是少了生气。

薛洋给自己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和晓星尘身上的明显是一套的,穿在薛洋身上却显示出帅和可爱的并存。

薛洋躺在晓星尘身侧,手伸向一旁的刀

“呐,晓星尘,你不是说喜欢我吗,那我现在去找你,你要是敢在遇见我之前喜欢上别人,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哦。”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屋内躺着的两个人,脸色苍白嘴角却带着微笑,往下看,他们的手正紧紧相扣在一起。

--我找到了,我的灵魂伴侣。

-------END------

* 梗出自What's a soulmate?  觉得不错就用来写了

论一顿饭引发的“悲剧”


* 校园风

* ooc

* 记我那垃圾吃饭小日常

* cp:晓薛,曦瑶【微聂瑶】

------------------

敌军还有30秒到达战场

请全军做好准备。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蚀骨,今天啊导演闲着没事让我来拍一下“云深不知处”学堂的学生小日常,正好赶上吃饭的时间...哟,时间到了,观众朋友们快看前方有一大批紫色的学生向我们涌来,实在是异常壮观的景象啊...卧槽还感叹个p啊跑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又见面了,没错又是我,在危难关头头脑聪明四肢发达的主持人,好现在咱们来看看当前的局势吧。

快看!在一群人中的佼佼者是发挥腿长优势的晓星尘,蓝曦臣和...等等,那个在人群中穿梭的是谁,居然是金光瑶!

没想到在金光瑶那么小巧可爱的身子里居然有这么大的爆发力,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咦,咋起风了,还挺大的,诶诶诶摄像机你别旋转啊!

这风刮得好巧不巧,正在奔跑的人都不得不迎风跑导致减速,刚好前面的人帮忙挡风,金光瑶渐渐超越了很多人。

切,我肯定是第一个到的,看你们还说我矮...奇怪怎么感觉头上凉飕飕的

金光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金光瑶伸手摸一下头顶,发现.....

卧槽!!!我帽子呢!!!

金光瑶转头向上看,发现自己的帽子飞起来了

啊啊啊---!我帽子啊---!!!

我又回来了,总算弄好摄像机了,让我们看看现在的趋势...等等瑶妹你去哪啊食堂在你右边不是左边!你那方向是女寝啊!

金光瑶追着自己的帽子到女寝前停下,抬头望着自己好不容易不飘但是卡在树枝上的帽子,重点是那树枝还不高,刚好比金光瑶踮起脚再伸手的高度要高上3cm

金光瑶:mmp

这一幕刚好被吃完饭刚出食堂的聂明玦看到了【聂明玦是高二生,是的我们学校的高二生就是比高一生先吃】

轻笑了一下,走过去,拿下金光瑶的帽子扣在了金光瑶头上,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离去的身影,到底还是没说话【其实金光瑶想说:.....那个,大哥,帽子扣反了...】

当金光瑶跑进食堂的时候,打饭口前已经排了很长的长队

“阿瑶!”

往右手边一看,看到蓝曦臣在向自己招手,顺便看到了蓝曦臣旁边的一碗饭

金光瑶跑过去坐在蓝曦臣旁边,“给,帮你打的。”“谢谢二哥哥。”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咱们再把镜头转到另一边,刚好看到了刚进来不久的薛洋

薛洋在几条长长的队伍后面左看右看,好像在找什么人

在其中一条队伍中间的晓星尘望后面看,刚好看到薛洋的眼睛,他向薛洋招手,意识他过来

薛洋向晓星尘的位置走去,在离不远一位女生走到晓星尘面前

“那个...班长...可以帮我打一下饭吗,这么多人到我的时候可能就快上课了。”

晓星尘对那个女生笑了笑

“抱歉不行的,你好好排队不能balabala”【个人表示不太喜欢大道理你们就自己脑补吧反正是一些很有道理的话hhh】

最后那个女生脸红红的走到队伍后面乖乖排队了。

薛洋走到晓星尘旁,瘪嘴

“班长你又在沾花惹草了。”

“阿洋你又胡说了。”

晓星尘无奈的叹了口气,指了指前面空出来的位置

“给你留的。”

薛洋笑着站到晓星尘给你留的位置上

【骨:卧槽不是不给插队的吗?
晓星尘:我说不给别人插队不代表不给阿洋插队,自家媳妇当然要宠着。
骨:妈的狗粮。】

到薛洋打饭的时候,运气不大好的碰上没自己想吃的菜了。

晓星尘安慰性的揉薛洋头:“看来只能下次再打了。这次先就着吃...”

薛洋:“我突然有个绝妙的想法。”

晓星尘:“嗯?想到自己吃什么了?”

薛洋微笑道:“咱把这学校给炸了吧。”

晓星尘「懵」

然后,薛洋真的把学校炸了

蓝启仁:你们是我教过得最差的一届学生!!!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 突然想到一个小段子:【道长不要脸系列】
薛洋:“谁是你媳妇!跪下,叫我爸爸!”

晓星尘单膝下跪:“爸爸,我想操你。”

薛洋脸一红:“停停,你还是别叫我爸爸了。”

晓星尘:“媳妇我想操你。”

薛洋表示想打人

但是还是没下手

然后...拉灯

【哈哈哈哈哈我这么写道长会不会被打,应该会吧【顶锅盖跑】】

【晓薛】变小的道长不好玩(一)


* 题目纯属搞笑

* ooc

* 这几天心情实在不怎么样,到处出问题,想安慰一下自己

* 晓星尘的眼睛因为返回小时候所以没瞎

--------------------

“道长--”

“道长----”

“晓星尘----”

“听到了吱一声啊---”

薛洋抬头看了看接近傍晚的天空,不得不说傍晚,天空挂着晚霞,把世界染了红色,美极了,但薛洋并没有心情看这个。

“天都快黑了,道长跑哪去了,早知道就不该让他独自一人出去!”

薛洋继续往前面走着

“唔...”

什么声音

“...嘶...好疼...”

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薛洋走近不远处的灌木丛,拨开枝叶,只看见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孩子穿着大号的衣服,身上衣服上脏兮兮的,带有伤口的地方还流着血,一旁还躺着一把沾有血的剑

“这把剑怎么这么眼熟,不对,这是...霜华?!!”

“谁!”

晓星尘听见声音警惕的转过头,看到了一张俊俏的脸正张着可以吞下一个鸡蛋的嘴惊讶的看着自己。

看到来人,晓星尘愣了一下,松了口气

“是阿洋啊...”

“道道道道长!你的伤...怎么弄的!”

薛洋急忙的跑到晓星尘面前,抱起他,小心翼翼的捂住晓星尘身上的伤口,企图止住血流出

“嘶...阿洋放心,我没事,就是一点小伤,上点药就好了。”

晓星尘用自己脏兮兮的小手捧起薛洋的脸,温柔的笑着看着薛洋,又动了动手,意识自己没事【其实,晓星尘很疼,但晓星尘不说】

薛洋心疼的看着晓星尘那映着自己身影的眼睛时,愣了愣

道长的眼睛好好看...

那双眼睛里是我诶...

道长的眼里只有我一个...

薛洋愉悦的眯起了眼睛,嘴角的弯度显示出薛洋很开心

道长的眼睛......

道长的......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

眼睛?????????

等等道长的眼睛不是给黑豆腐去了吗???难道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还是我其实穿越到了道长小时候?嗯...虽然这和道长变小的身体给搭上关系了...个屁啊!!那个时候我压根还没认识道长道长也还没认识我我们还没开始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情...咳咳,扯远了。

薛•心情复杂•洋「石化」

晓星尘静静的看着薛洋从心疼自己到开心愉悦到心情复杂到石化,怀疑薛洋是不是吃了假糖,轻轻扯了扯薛洋的脸,终于把薛洋的魂给扯回来了。

“道长你...”

晓星尘知道薛洋想说什么,微微叹了口气

“这事...先回去再说吧。”

薛洋点了点头,抱起晓星尘御剑回家,他可没忘了自家道长还受着伤。

晓星尘松开手,看着自己在薛洋脸上留下的【爱的】手印,忍不住笑出声

“噗,哈哈哈哈”

薛洋听到晓星尘的笑声,一脸迷茫的低头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操控降灾停在不远的湖边,薛洋蹲下,看着湖中的自己...

头发略乱,衣服上有点血,最重要的是,薛洋的脸上左右各有黑糊糊的手印,跟个放学不回家出去偷玩还把自己弄脏的小孩子一样。

“啊啊啊我的帅脸!晓星尘!!!”

薛洋猛的转头看向一边托着长长的衣服还顶着一身伤准备逃跑的晓星尘,跑过去抓住晓星尘的后衣领把他整个人提起来

“啊...阿洋你冷静一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晓星尘晃了晃浮空的腿和手,摆出一副认错委屈的表情,再加上伤,添上了一丝可爱和心疼

薛洋看着晓星尘不曾有过的表情,叹了口气,脸上的灰也不计了,把晓星尘抱在怀里就御剑飞了。

晓星尘靠在薛洋怀里,想了想在身体没回复之前要做的事,勾了勾嘴角。

----------TAB----

* 接下来道长就要开始尽情的吃豆腐了

* 晓星尘性格很怪?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晓星尘现在可以小孩子诶,清风明月晓星尘?在熊孩子【划】小孩子面前都不用一提

* 黑豆腐的话是我突然想起在里景天不是说徐长卿全身都是白的么,就叫他白豆腐,那宋岚全身黑的,不就是...【顶锅盖跑】

《掉粉宣言》

这里是新人,喜欢晓星尘也喜欢薛洋,也就不想多说什么了把薛洋黑成这样我可一巴掌糊死你吧,我祝你早日炸上天:)

大大我支持你!

五柳先生:


1.人物崩坏

寒冰漓女士,您憎恶薛洋没关系,只要有理有据,就没关系。

但是基本的人物性格还是要保持的吧?

ooc成这样良心不会不安吗?

常萍是个什么人?常慈安的崽啊!

您可以说坏人的孩子不一定是坏人。

但是在原著写明了常萍接受金家的利诱与威胁的怂包情况下,您让他一头撞死??

以明己志?!

天呐,这可真是太可笑了。

感天动地窦娥冤啊!!

您是不是还差了一场血飞白练、六月大雪和旱地三年啊?

***

2.立场与角度

您和素节女士口口声声 不要为施暴人找借口,怎么常家在您这儿就不算 施暴人了呢?

因为欺负的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所以就不犯法了对吗?

虐童相关案件迟迟不见立法由此可见一斑,抱拳致敬。

***

您说童年阴影不是理由,鄙人也觉得不是。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好?

可惜那些被亲属伤害的孩子不同意,被老师、被同学霸凌的孩子不同意,凭什么他们就要原谅这些罪魁祸首??

凭什么就要因为亲属的身份原谅他的暴行?

凭什么要为他的教师生涯、升学档案网开一面?

这些孩子都该被打死!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又没要你的命,至于毁掉人家的前途吗?

您跟这些孩子谈,尤其是那些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事业有成的,您问问他们,童年阴影究竟意味着什么?

掉进墨坊还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要么是白莲花,要么是白汤圆。

汤圆而已,谁还没吃过呢?

只要里面没毒就好,您说是吧?

***

且不说会不会有人给小孩报官,单从独来独往、从不与人深交这一条上,戒备之心可见一斑。

什么样的人会对人戒备,乃至不愿跟人深入接触?

对人性彻底失望的人。

不知道您二位有没有心中一凉彻底失望的时候,如果有那最好。

没有也没办法。

感同身受古来罕见。

您们站在晓星尘的立场,憎恶薛洋这个施暴人。

而鄙人站在薛洋的立场,憎恶常氏这个施暴人而已。

您有多心疼晓星尘,鄙人就有多心疼薛洋。

碍眼吗?碍眼就对了。

施暴是谁先开始的?

常氏啊!

您这道德教育课堂不合格啊,连常氏这样的罪魁祸首在您这儿都可以美化了,佩服佩服。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了,对于原生病毒不加以指责,反而对衍生病毒百般辱骂,鼓掌👏👏👏

得亏您不是学医的,误诊病情耽误治疗先不说,家属和赔偿就能让您这辈子都玩完。

***

3.所谓行善

关心大山留守儿童这个就不牢您操心了,寄出去的财物能不能到这些孩子手里还是两说。

而资助的孩子又能否会走上正途出人头地又是一码事。

功成名就的孩子不多,摆脱了饥寒交迫染上都市恶习的却不少。

拿着资助买爱疯和奢侈品的姑娘您自可去查。

家境贫寒却佯装富二代的男大学生也有不少。

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故事人人称赞,然而更多的时候只能飞出白眼狼。

凤凰男从来不少,忘本忘恩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声称「我要你跪下来哭着求我还钱」的山沟男学生,厉害啊!

如您所见,鄙人对这世上的正义向来不大看好。

能平安长到现在更是感谢生活的手下留情,因此分外喜欢能逃过命运魔爪安然无恙的故事。

***

4.主角滤镜

您既然能接受魏婴,接受这个前世人人喊打的绞肉机,怎么就不能接受他?

可真该庆幸蓝家没有碰上魏某失控,不然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您说魏婴至真至善,不过是犯了点年轻人都会有的小错误而已。

此理鄙人甚为认同,小错误而已嘛,谁还没有过呢?

不过是战场上起阴尸罢了,不过是用敌人的尸体反杀敌人罢了。

谁让他们站在了主角的对立面呢?谁让他们想杀主角呢?

活该!什么东西!也敢跟金贵的主角比?!

***

您扪心自问,一人错则全族错这样的做法可取吗?甚至还有掘人祖坟的念头,老天,可积点阴德吧!

您这滤镜未免也太厚了!

恳请您将对义城的心疼分给这些人,将对于无辜村民的心疼分给三千修士的家人。

都是爹生娘养的,没一个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既然要心疼那就公平点,您说是吧?

***

5.认清自我

您说不能因为童年就扭曲人性,更不能因为童年悲惨就博取同情。

拜托,没人想要同情。

您会觉得同情,无非就是良心不安罢了。

真觉得他可恨的,只会鼓掌叫好怎么没碾死他算了,接受同情背后的真相很难吗?

认清自己的内心很难吗?

难,太难了!

这道题真的不会做!

不会做!!

抓瞎的时候、迷茫的时候、寻不到光亮看不见希望的时候,您没有过这种感觉吧?

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走,明知前方是地狱依旧一往无前,为了心中所愿与魔鬼交易,这些绝望您体会过吗?

扼住命运咽喉的英雄理当被人夸赞,被命运打败的人就活该被嘲讽耻笑吗?

鲜少有人能清晰而直观的认识自己,观您所说,大概您就是其中的一员,冲这一份认知,就该为您鼓掌。

建议您去开个认识自我全国巡回讲座,给那些糊里糊涂的男女老少洗洗脑子。

尤其是像薛洋这样擅长自欺欺人的,挽救一个就是七级浮屠啊!

说不定就能拯救一个道长这样的正人君子呢?

***

6.个人情感

鄙人甚至恨不得薛洋直接死在七岁,死在感染发炎不得救治的七岁,也不愿他不人不鬼的枉活二十余年。

一个只为仇恨而活着的人,还不如跟晓星尘一样死了干净!

死多简单啊,抹一下脖子就干干净净了,多划算?

晓星尘连死都不怕,却害怕活着,何其可笑?

连跟仇人两败俱伤都勇气都没有,还想救世?

您怎能保证薛洋死后,不会再出现什么张洋、李洋、杨洋?

要知道——这世上从来最不缺的就是坏人!!

好人需要克制内心阴暗,坏人却不需要。

钻法律空子的还少吗?

钻医疗漏洞的还少吗?

钻婚姻漏洞的还少吗?

正义感如此强烈,您不去造福社会实在可惜。

建立一个虚拟的法庭,审判一个虚拟的人物,多爽啊?

不用背法律条文、不用考律师执照就能轻轻松松审判一个人物的命运,实在是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

就是不知道您这法官的乌纱帽到底有没有经过政府认可啊?


【晓薛】我喜欢你


* 依旧渣,不喜欢的请点叉叉

* 突如其来的脑洞

* 依旧ooc

* 甜?虐?看你们

* 可以接受?

                                            Go--->

----------------------

      “道长,我回来了。”

薛洋推门而入,看见桌边发黄的兔子苹果

      “道长你怎么不吃啊,不好吃吗,那道长我给你削个新的,一定要吃啊。”

        说完薛洋用手中新买的苹果削了个可爱的兔子苹果,拿住那个发黄的兔子苹果往外扔了出去

        薛洋看着安静的躺着床上的人,蹲下,伸手缕着对方的头发

       “道长,我把他们都赶走了”

       “现在义城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以后整座义城都是我们的了,有这么大地方,道长是不是也很高兴。”

        “道长,我用你的身份杀了好多人呢”

        “是不是很生气,很想杀了我”

        “那道长你得先起来呢,不然怎么为民除害呢。”

         “道长你都睡了这么久了手腿很酸吧。”

薛洋看着晓星尘无一点动作,伸手握住了晓星尘那冰冷的手

          “道长你的手好冷,是不是觉得冷啊,我给你盖被子。”

薛洋把旁边的被子给晓星尘盖上

          “道长,你怎么不说话。”

薛洋看着晓星尘面无表情的脸,低沉到

          “道长,我变了,变好了”

          “我以后不会再掀摊子了”

          “不会买东西不给钱了”

          “不会再欺负小瞎子了”

          “你起来看我一眼好不好”

薛洋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

          “你不是恶心我吗,我现在就在你面前”

          “你拿霜华,再给我一剑啊!”

眼泪倏然流下,薛洋低着头,最终忍不住像个无助的小孩一样哭了出来

           “道长,我想你了”

           “道长,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你回来好不好...”

           “道长...我喜欢你....”

原本寂静的小屋,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声,带着后悔,痛苦,无助,爱意,和,无尽的思念........










突然,薛洋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住,这有着安全感的怀抱让薛洋下意识的将头埋得更深

头上传来熟悉的带着温柔和心疼的声音

           “阿洋,别哭了。”

晓星尘用手轻缓的擦着薛洋的眼泪,看着薛洋的眼神充满了心疼和爱意

薛洋吸了吸鼻子

          “道长,你又不按剧本来”

          “从听到你的声音那刻起,我就后悔了”

          “不想让你难受,我心疼。”
 
          “阿洋,我们走吧。”

晓星尘起身抱起薛洋,薛洋习惯性的环住晓星尘的脖子

          “这戏,我们不演了,谁爱演谁演,没了这段的钱我照样养得起你。”

薛洋听了这番话,笑了笑,满足的抱紧晓星尘

          “道长的清风明月可就这么毁在我手里了?”
     
          “我心甘情愿的。”

交换了一个吻,晓星尘横抱起薛洋便潇洒的走了

后记:等等,道长!洋洋!你们快回来啊!不是你
们走了我怎么办!我的工资!我的饭碗!!!

-------END------

今天心情不太好写着写着往虐的走了,写着写着又不对劲了,可能有点乱,不喜勿喷。

【晓薛】他不喜欢我


* 渣,不喜欢的请点叉叉

* 我要糖我要糖我要糖

* 依旧ooc

* 可以接受?

                                            Go--->

----------------------

晓星尘:他不喜欢我,他只喜欢糖。

薛洋:那道长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吗?

晓星尘宠溺的揉了揉薛洋的头:好!

九:卡---!!错了错了,重来!!

--------two------------

薛洋:他不喜欢我...

晓星尘:我喜欢你!

薛洋一愣,扑到晓星尘怀里:我也是,道长我最喜欢你了!

九:卡---!!又错了!重来!

--------three-----------

晓星尘:他不喜欢我,他只喜欢糖。

薛洋:我喜欢糖,更喜欢道长,因为道长会每天给我糖吃~

晓星尘:我还没有一颗糖重要【失落】

薛洋:不是!【伸手环住晓星尘脖子】是,只有道长给的糖才是阿洋最喜欢的,最甜的糖~

晓星尘心头一颤,低头吻住薛洋的嘴。

#自家媳妇撩我了好想扑到吃掉怎么办!在线等,急!#

【道长!!清风明月!!】

--------four-----------

薛洋:他不喜欢我,他只喜欢救济。

晓星尘【温柔】:因为你在其中。

薛洋:那道长,你打算怎么救济我~

晓星尘:以后,我养你,跟你,保护你,爱你,如何。【别看了就是句号】

薛洋踮起脚在晓星尘脸上亲一口,抱住:好啊,那你可不能丢下我~

晓星尘【搂紧】:自然。

【晓薛周围冒出粉红泡泡的背景】

九【冷漠的戴上墨镜】:你们这是第四次念错台词了!再!算了...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END-----------

【晓薛】论薛洋的日常捣乱

* 新人一个第一次在lof上写文啊处女作,不喜欢的电脑请按右上角的红叉叉,手机请按返回键

*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 会ooc

* 我要吃糖我要吃糖我要吃糖

* 本来想让道长叫薛洋小美来着但是感觉不太对就没用了【别打我】

* 可以接受? 
                  
                             Go--->

-----------------------

薛洋很好奇

晓星尘明明看不见却还能做出烧不糊且味道还不错的菜

薛洋盯着正在做饭的晓星尘

走近,看着晓星尘准确无误的一步步放入菜和调料,准确到薛洋有点怀疑晓星尘的眼睛到底瞎没瞎。

“阿洋?”

晓星尘停下手中的事,转头看向不远处投来的目光。

“啊?”

薛洋愣愣的回答,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看过神了。

“饿了吗?很快就能吃饭了,你先吃糖吧。”

晓星尘走过去揉了揉薛洋的头,往薛洋嘴里塞了一颗糖,转身走回继续手中的事。

薛洋嚼着嘴里的糖,看着晓星尘做完菜把饭菜端到桌上,走过去。

“道长我来帮你~”

晓星尘宠溺的笑了笑
“小心点别烫到手。”

薛洋手上一顿,答道

“知道哒~”

自家道长果然还是最关心自己了

薛洋开心的笑了笑

---吃饭ing

薛洋嚼着菜,问晓星尘

“道长,你明明看不见,做饭还这么好吃,难不成你其实是看得见的?”

晓星尘听了薛洋的话,淡淡的笑了笑。

“不是,只是记住了调料的位置罢了。”

“哦~”

“嗯?怎么了吗?是不是味道错了?”

晓星尘夹菜试了试,发现没问题。

“没有啦,道长做的菜最好吃了~”

晓星尘轻笑出声

“阿洋喜欢就好,好吃的话就多吃些。”

“嗯~”
薛洋答了声,脑子里突然冒出一种恶作剧的想法,不禁笑着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目睹”这一切的阿菁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又到了一日三次的做饭时间,薛洋在晓星尘进入厨房之前把调料的位置全打乱,又一幅没事人的样子走出来。

看到薛洋小动作的阿菁握紧手中的咸鱼杆【划】竹竿: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这个坏东西果然不怀好意信不信老娘一竿子戳死你!!

听不到阿菁心声的薛洋坐到椅子上,看着准备进厨房的晓星尘心情大好。

好戏上演了

---------我是超可爱的分界线--------

晓星尘把刚做好的饭菜放在桌上,对桌上的两人说

“吃饭吧”

然而薛洋和阿菁迟迟未动。

薛洋看着阿菁也不吃,问道

“小瞎子你怎么不吃,你不是挺喜欢道长的菜么”

“我...我...我觉得我最近吃得太多了,得少吃点..”

“你个小屁孩能多吃到哪里去”

“你个坏东西!你才是小屁孩!还说我,你不也没吃呢!”

“我这不给你先开吃呢~”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

“现在啊~”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

晓星尘出声制止,薛洋和阿菁互相瞪了对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了,晓星尘向阿菁的方向看了看

“阿菁,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点,不许少吃。”【直接点就是你先吃饭】

“道长,我...”

阿菁委屈的看了一眼晓星尘

“...好吧”

摸索到筷子拿起来,试着夹起面前的菜放进嘴里

“怎么样,味道怎么样?”

“...好...好吃”

薛洋看着阿菁那扭曲的脸说着与表情不相符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晓星尘:???

晓星尘似感觉到阿菁的不对劲,拿筷子夹菜放进嘴里

“咳咳...奇怪,怎么是甜的”

晓星尘又试了别的菜,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味道,甜的辣的苦的酸的都有

“这...”

这味道怎么不对劲调料这是过期了吗还是我用了假的???

晓星尘起身跑进厨房,试了试调料的味道才知道,调料都被人放乱了位置,至于那个人...

晓星尘往快笑到地上的薛洋的方向看了看,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家媳妇太皮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事后,厨房的调料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啥?你问薛洋怎么了?他没事,就是在床上休养生息而已。

--END--